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如意胭脂鋪II > 現代篇 第032章 相思糖(32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73273819.buzz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我來,是找一樣東西的。”

    坐在邢如意對面的是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。三十出頭的年紀,黑發間卻已經雜生了不少的白發。他的皮相很好,但眼中卻沒有年輕人應該有的朝氣,反而死氣沉沉的,像是塞滿了東西。

    “你想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桃花酥,一種點心。”年輕人握了握手:“我知道,我的要求有些過分,也知道你這里是胭脂鋪,是賣胭脂水粉的。可是有人告訴我,我要找的東西,只有這里才有可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桃花酥并不難找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尋常的桃花酥并不難找,隨便找個城市,找一條賣小吃的街道,或許就能找到一家賣桃花酥的。這網店里更是一堆一堆的,可那些都不是我要找的桃花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找什么樣的桃花酥?”

    “老實說,我也不知道。”年輕人抓住了自己的頭發。

    看得出,他內心很糾結,也很痛苦。他的五指全都插在頭發縫隙里,黑發與白發相間,眉間更是布滿了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的東西,讓我如何幫你去找。”邢如意站了起來,“抱歉,我可能幫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!你們一定能幫我,一定能幫我的。”年輕人一下子抓住了邢如意的手:“求求你,我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,也沒有別的主意可想,別的人可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說清楚,你讓我怎么幫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馬可,馬可波羅的那個馬可。”年輕人的手垂了下來:“我是學財務的,家里人也都是干這個的,從小算是中規中矩,沒什么特別的事情。大學畢業后,我留在了這個城市,在家人的幫助下,開了一間代賬公司。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啃老族,雖然開公司的錢是我父母拿的,最初的很多生意也都是他們給我介紹的,但我自己也很努力。公司剛開業的那大半年,我幾乎吃住都是在公司里,我拼命做賬,拼命拉業務,終于讓公司走上了正軌。公司開始盈利時,我正好二十六歲,在父母眼中,算是事業有成,該成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六歲,不算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,這個年紀,不算很大。”年輕人向后,輕輕靠在了椅背上:“我剛剛說過,我從小都是那種中規中矩的孩子,就像是圈在格子里長大的那種,沒有長成人才,但也沒有長成奇葩。我父母也跟這個城市里的所有父母一樣,平凡而普通,在他們眼里,大學畢業了,有自己的工作,收入還不錯,就該找個姑娘談婚論嫁了。我自己,也不反對父母的這個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大學里沒有談過戀愛嗎?”

    “談過,但我不清楚那算不算是戀愛。”年輕人低了頭:“大二的時候,我喜歡上了一個女生。短頭發,大眼睛,但笑起來眼睛會變成那種月牙一樣彎彎的。我是在早上晨跑的時候遇見她的,她穿著黑色的運動服,帶著那種女生很常見的粉色的發帶,在校園的綠茵帶上,在陽光底下就那么不緊不慢的跑著。交錯而過的時候,我看見她笑成月牙形狀的眼睛,心一下子就悸動了。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一見鐘情,我只知道,從那天以后,我愛上了跑步,愛上了每天都去見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向她告白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,我喜歡跟她一起跑步,她笑著說,歡迎啊。”

    邢如意雖自認宅女,且不記得自己有什么浪漫的戀愛經驗,但她很鄙視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告白方式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們就經常一起跑步,跑累了就在原地休息,然后一起聊天。我們聊電影,聊音樂,聊彼此上過的課,還有教過我們的老師。我會給她帶水,她回給我帶水果,我想,我們算是戀愛過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算是戀愛過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這一塊兒,我其實并沒有什么經驗。”年輕人抓了抓頭:“我和她從大二跑到了大四,我們都畢業了,一前一后離開校園出去實習。偶爾,在學校碰見,也還會打招呼,還約著一起吃飯,可我們彼此間都沒有給對方留下聯系方式。再后來,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過了。”

    邢如意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,實在是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我,其實是個很傳統的男人。我說的傳統,不是指思想上的那種傳統,而是我覺得,作為男人,作為兒子,到了一定年紀,就應該結婚生子,就應該走入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。雖然,我不知道我大學時候的這場經歷算不算是戀愛,但工作之后,尤其是工作進入正軌之后,我知道,我該結婚了,我該有個妻子,也該生個孩子。兒子女兒都好,我不重男輕女,我父母也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。再者,我家里條件還可以,眼下二胎也開放了,我們生兩個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結婚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年輕人點了點頭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邢如意:“我知道我很啰嗦,也很瑣碎,我不該從我的大學講到我的婚姻,可是我覺得,如果我不這么講的話,我就沒辦法告訴你,我為什么要找桃花酥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我其實還蠻喜歡聽別人講自己的人生經歷的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年輕人握了一下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進入社會的成年人,想要結婚,無非也就是那么幾種途徑。朋友介紹,同事互生愛慕,以及傳統的相親。夏夏,就是一個朋友介紹給我的。哦,夏夏是我妻子的名字。她姓夏,叫夏雨桃,說是下雨天的時候,她媽媽在一家種有很多桃樹的醫院里生下的她。她覺得自己的名字不好聽,于是就讓我管她叫夏夏。”

    “夏夏,很可愛的一個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的妻子,一點都不可愛。”年輕人搖搖頭,但話語間是極盡的寵愛:“我們第一次見面,是很多人在一起的那種。夏夏是我的一個朋友帶來的,她留著齊肩的發,穿著舒適且不扎眼的衣服安靜的坐在角落里。旁人說話的時候,她會微笑著,十分專注的去看,去聽,輪到她說話的時候,她會盡量的簡短,語氣柔柔的。總之,她給我的印象是,懂事的,賢惠的,溫柔的,大方的特別適合做妻子的女孩兒。事實證明,我的感覺是對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一個合格的妻子對嗎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年輕人點了點頭:“她幾乎就是一個完美版的,特別合格的妻子。因為她的好,因為她的獨一無二,所以我特別愛她,我真的,特別特別的愛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那個桃花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夏夏,也是我的妻子想要吃的。”年輕人的手又握到了一處:“今年,是我們結婚的第五個年頭。這五年來,我們一直很恩愛,夏夏與我的父母相處的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應該很幸福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一直感覺很幸福,但幸福,不代表著就沒有缺憾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們沒有孩子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年輕人點了點頭:“第一年的時候,我和夏夏都沒有特別的避孕。我,自然是想要有個孩子的,夏夏的想法,我沒有問過,但她也沒有問過我的。我覺得,我們的想法應該是一致的,我們那么相愛,我們應該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愛情結晶。可一年過去了,兩年過去了,三年過去了。那些比我們結婚晚的,有些都已經抱上了二胎,我和夏夏之間,卻始終都沒有孩子。

    我父母,是那種還算開明的父母吧,他們雖然著急抱孫子,卻也沒有指責過我什么,也沒有私下向我抱怨過夏夏,說是夏夏不愿意要孩子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父母不會向自己的兒子抱怨,但卻會私下瞞著兒子跟自己的兒媳婦嘮叨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說的那些情況,我跟夏夏,還有我們的父母不是住在一起的,但每個周末我們都會去我父母家陪他們一起吃飯。我擔心他們會私下難為夏夏,總是找一切的借口跟夏夏待在一起。私下,我也問過夏夏,她說我爸媽并沒有問過她關于孩子的事情,反而告訴她,年輕人,應該先要過好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那,關于孩子,夏夏是怎么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對于生孩子,好像沒有特別的期待,但也沒有特別的反感。我覺得夏夏的性格一直都是那種很隨緣,隨性的。就像是,孩子來了,她會自然而然的接受,并且會成為一個很好的媽媽。孩子不來,她也不強求,只每天做好自己的工作,做好一個妻子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桃花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年年初,夏夏突然病了,她什么東西都吃不進去,每天心心念念著的就只有桃花酥。起初,我們都沒有覺得夏夏這個病有什么,覺得她可能是因為生病,特別想要吃一樣東西罷了。可等我們把能找到的桃花酥都買來,放到她跟前時,我們才意識到,問題可能比我們想象的嚴重的多。那些買回來的桃花酥,夏夏只要嘗一口就會吐出來,然后發瘋一樣的說:不是!不是這個!不是這個!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26选5今晚开奖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