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囚魔監獄 > 名起古華 第四十五章黃昏已逝,黑暗來臨!

名起古華 第四十五章黃昏已逝,黑暗來臨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73273819.buzz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再強烈的光,也無法普惠世界上每一個角落,有光明既有黑暗,哪怕是盛世也會有一團陰影蟄伏在光明的背面,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,也是人的天性......

    午后的太陽逐漸下落,古華市教會的大鐘慢慢敲響一天最后的一次鐘鳴,夕陽絲裹著寒意從九天之上慢慢墜落,黃昏——來臨!

    “不...不要....求求你...放過我。”

    一個梨花帶雨的少女跪坐在隱蔽的小巷里,苦苦哀求著將她堵在巷頭的幾個面目猙獰的大漢。

    少女的衣服很普通,洗的發白的粗布衣物細看之下還殘留著縫補的痕跡,清秀的臉龐上掛滿淚痕,白皙的小腿上還有著不少磕倒劃破的傷痕。

    為首的大漢身上遍布刺青,渾身橫肉,臉上露出淫邪的笑意。

    看到跪坐在地上的少女,他放慢腳步,喉結隨著唾沫的吞咽上下蠕動。

    “洛雨,不要掙扎了,你的那賭鬼父親已經將你賣給我了,你現在是我的了,哈哈哈!1”

    洛雨看著不斷逼近的身影,不斷向后倒退,直到后背抵住墻壁,退無可退。

    她的聲音有些顫抖,雙手抱胸擋住那令人感到惡心的視線:“我....還給你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小三,她說什么?還給我?她拿什么還?”

    為首的男子,夸張的笑了起來向身邊一個比較瘦弱的男子問道。

    “她那賭鬼老爹借了我們十萬吧,她怎么還,以身抵債吧哈哈哈!”

    洛雨睜大眼睛聽到男子口中的數字完全愣住了!

    這是十萬啊,她一輩子能掙那摩多錢嗎?她拿什么還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為爹爹只是賣了很少的錢,自己這幾年偷偷的打工還攢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十萬!十萬!

    洛雨痛苦的跌落在地上,眼中閃著仇恨的光芒:“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,你們這群混蛋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哈哈!罵得好,接下來我讓你嘗嘗我這混蛋的厲害,小三,小五去街口守著,你們老大我想當新郎了。”

    小三,小五看著地上雖然普通但極為清秀少女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轉身走到巷口,眼睛不時地往里面飄著。

    洛雨沒有掙扎,認命的躺在了地上,因為她很清楚,對面是個什么人,自己的掙扎可能會激起他的興趣,就算掙扎也不會有什么結果,因為他是一名覺醒者一名高高在上的覺醒者.........哪怕他是最低級的,連戰場都不敢去的垃圾......

    男子看著躺在地上,閉著眼睛完全放棄抵抗的洛雨,臉上的淫邪越來越重,他喜歡這種完全掌握別人生死的感覺,尤其是這種普通人的。

    慢慢將自身的衣物脫去,獰笑著撲了上去.....

    隨著身體上傳來的撕裂劇痛,洛雨的心神慢慢沉浸到黑暗最深處。

    誰可以殺了他,無論如何都可以。

    “吾可以,代價是你的一切!你是否愿意!”

    聽著心底空靈,充滿邪惡的聲音感受著不斷在自級身上起伏的骯臟身體,她沒有一絲猶豫的將自己的身體徹底投入了那黑暗的深淵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,哪怕萬劫不復。”......

    男子并不知道躺在自己身下毫不反抗的洛雨發生了什么,他現在完全陷入自身的興奮當中直到......

    “呲!!”

    一股劇痛傳來,男子不可置信的看著那直接穿胸而過的手臂,順著手臂迎上了洛雨那猩紅嗜血的雙眼。

    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啊,嗜血黑暗,狂暴沒有一絲理智。

    是因為他嗎?

    男子重重的落在地上,一雙睜大的眼睛里充滿了不甘。

    黃昏已逝,黑暗來臨!

    黃昏消逝,失去了光明籠罩的城市漸漸被罪惡和黑暗吞噬,一個個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投入了黑暗。

    它們有的是被家暴的可憐女人、

    有的是被排擠的學生,被侮辱的少女,被踐踏尊嚴的普通職員,被帶綠帽的屌絲.......還有教會里胳膊上印有“+”這個符號的成員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古華市,教會庭院。

    聶靈兒慵懶的躺在床上,眼神微微出神,不知在思考著什么,艾利恭敬地站在她的身旁,身形隱入黑暗。

    “艾利,事情有些不對,烏茲爾恭絕對在籌劃著什么,月清雅可能已經背叛我了,她最近有沒有不對勁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艾利恭敬地低下身子,語氣謙恭:“大人,月清雅應該沒有這么大的膽子吧,至于神使大人應該不可能違背魔尊的意志。不過月清雅最近確實有些怪異,她的欲望似乎越來越重了,身上的氣息也越來越讓人忍不住去親近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讓人忍不住親近?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聶靈兒伸展著誘人的身軀,看著仍然站在自己不遠處恭敬地艾利忍不住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“艾利,你跟了我多長時間了。”

    艾利眼中閃過莫名的光芒低頭回道:“回小姐,已經七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七年了啊,我這七年有沒有對不起你的地方,我待你如何。”聶靈兒低下頭玩弄著她那晚如白玉般精致的手指,語氣里聽不出任何的感情。

    艾利身體一顫,眼中閃過寒光:“大人,您已經發現了。”

    聶靈兒慢慢站起身子來到窗邊看著即將消失的太陽:“小姐,無論我待你如何,我最終還只是小姐不是嗎,這么看來,我那個....父親打算站在烏茲爾恭這一邊了。”

    艾利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狂熱:“烏茲爾恭大人是能披靡魔尊的存在,不!是超越魔尊的存在,老爺只是順承大勢投入到烏茲爾恭大人的麾下,這是大勢,小姐你反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聶靈兒轉過身盯著艾利:“原本我以為你的所作所為,只是那個混蛋的意思,沒想到你竟然連那個混蛋都背叛了,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。看來烏茲爾恭打算背叛魔尊了,超越魔尊大人?呵!也不看看他是個什么東西!”

    艾利沒有說話,只是靜靜地看著聶靈兒,臉上的恭敬已然不復存在,房間里的氣氛逐漸變得凝重,一絲殺意在兩人之間醞釀著。

    “那算動手了?”看著艾利已經挺直的身子,聶靈兒臉上閃過一絲不屑,臉上微有惱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認為就憑你會是我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吃完午飯難道就沒覺得有些不對勁嗎?”艾利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,同時為聶靈兒的天真感到可笑,她這有持無恐的樣子,難道聶靈兒還發現不了什么嗎,就憑這還想和偉大的烏茲爾恭大人作對,簡直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聶靈兒臉色微微一變,捂住胸口在自己身體里探視一圈,隱有不甘和怨怒:“你下毒了。”

    艾利慢慢向聶靈兒靠近,隨著她的走動,臉上的皮膚一層層掉落,最終露出了一張灰黑色,長滿惡心恐怖疙瘩的臉。

    聲音也不再富有磁性,變得嘶啞,詭異:“對于人類來說那確實是毒,因為那是偉大的烏茲爾恭的血液。等你死后我會將你的身體交給老爺,他一直渴望他這美麗的女兒的身體,不過一直攝于護法的威嚴不敢動手罷了,現在我相信老爺會很興奮的哈哈哈!!”

    “變態!”聶靈兒站直身子,眼中燃燒著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沒事??”艾利看著沒有絲毫異樣的聶靈兒,眼中閃過一絲驚詫,隨著聶靈兒的靠近一股名為恐懼的情緒彌漫在她的身體里。

    聶靈兒眼中金色的光芒一閃,身形瞬間掠過艾利的身體,一把白色的光刃慢慢在她的手中消散,艾利轉過身子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的身影,嘴唇蠕動著,發出尖銳的聲音:“不可能!那是光.....啊!!!!”

    隨著一道白光從她的體內迸發出來,艾利驚恐的發出一聲慘叫,隨即被光芒吞噬,化為灰燼盡數落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聶靈兒嘆息一聲,散去眼中的金光對著地上的灰燼幽幽說道:“艾利,我從來沒說過我是人類啊!”

    不過這句話已經變成灰燼徹底消散的艾利可能永遠都聽不到了。

    聶靈兒揉著額頭坐在椅子上,腦海中思緒不斷。

    若不是艾利偷偷在她的飯菜里面加了料,她或許還不會有太大的懷疑,畢竟她已經跟了自己整整七年,雖然狄阿烏斯派她到自己身邊的目的并不純粹,可是這七年來她對自己的關切是做不了假的,無論是誰的背叛她都想過,唯獨艾利她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懷疑。

    這一切異樣似乎都是隨著烏茲爾恭的到來而出現的,烏茲爾恭身上到底出現了什么變化,讓他敢毫無顧忌的反抗魔尊,艾利所說的超越魔尊應該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對于他們斗起來聶靈兒心里還是很高興的,如果魔族內部完全鐵板一塊對于人類來說太過危險,這無論是人類高層,還是那個地方都不想看到的情況,但是為什么她的心里會如此的不安呢。

    到底哪里被她忽略了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烏茲爾恭一直讓月清雅為他弄的身體,聶靈兒腦海中突然升起一股非常荒唐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烏茲爾恭他....難道打算封神!!!!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一天,一對夫妻去飯店吃飯,隔壁也是一對夫妻,正準備點菜時,只聽見隔壁的說:“點個炒豬肝,他經常抽煙,護護肝臟。”就在這時,丈夫十分羨慕隔壁的恩愛體貼,說道:“你看啊,人家總是為老公著想,多周到啊!”老婆一聽,對著服務員喊道:“來二斤牛鞭,一斤豬腰!”人們先是一愣,最后大笑起來,場面十分熱鬧。

    呵呵.....求丈夫心里的陰影面積..........

    (T﹏T)ノ|壁(T﹏T)ノ|壁!!!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26选5今晚开奖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