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探虛陵現代篇 > 454 歡好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73273819.buzz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第四百五十一章——歡好

    兆唁答道:“臣下還未來得及將此事稟明司函大人, 家父此番只是言說請殿下過去,臣下便第一時間來尋殿下了, 司函大人尚且不知。”

    洛神聽到此處, 沉吟不語。

    兆唁又低了頭,道:“方才殿下更是點醒了臣下, 臣下羽牌丟失,司函大人若見臣下未曾身掛羽牌,怕是要不悅, 臣下不敢前往祭殿覲見。”

    洛神眼中神色微冷,輕輕瞥了師清漪一眼。

    師清漪會了意,一雙眼瞧著兆唁, 似有似無地審度起來, 面色倒是似她一貫那般溫和,道:“不打緊, 現下我已知曉此事, 自會知會姑姑,你不必去祭殿了。姑姑確然對羽牌一事看得極重, 在你新羽牌辦好之前, 還是莫要與姑姑相見為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 多謝殿下。”兆唁面露感激, 轉而躬身問道:“不知殿下現下可愿駕臨兆脈,與家父一見?”

    師清漪見兆唁話語里帶著掩飾不住的急切, 顯然是盼著她即刻便動身前往, 心中頓時繞過一番思量。

    她嘴上并未直接答應, 而是拐了個彎,安慰道:“兆琮身為高階神官,竟受了傷,此事事關重大,我會先行告知姑姑,與姑姑商議過后,再與姑姑一同前往。姑姑掌管凰都大事,有姑姑出面,你大可放心,我會盡快與姑姑趕到兆脈,到時兆琮有何要相商的,只管說與我和姑姑聽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兆唁為難道。

    師清漪道:“怎地,你可是信不過姑姑?姑姑不能去么?”

    兆唁一時惶然,忙道:“臣下豈敢。殿下與司函大人若都能親臨兆脈,實乃我兆家無上榮光,家父定也會心慰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聲音溫柔道:“那你先行回去,告知兆琮一聲,讓他好生養傷,莫要有何憂慮,我與姑姑很快便會去看望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,殿下。”兆唁未曾再多說什么,依言退下了。

    眼見兆唁身影遠去,師清漪站在雪地里,面色由先前面對兆唁時的和顏悅色,變為凝重。

    她看著洛神,謹慎道:“總覺得有些古怪。兆琮有二子,長子你以往也見過多次,便是兆玨,經常隨兆琮到凰殿來與我議事的,可見兆琮對兆玨的看重。至于這個兆唁,以往卻從未聽兆琮與兆玨提起過。”

    魚淺在旁聽了一耳朵,好奇道:“師師,你可是懷疑這個兆唁其實并非兆琮之子,也未曾有人喚作這個名字,他不過是在假傳消息?”

    師清漪凝眉:“那倒也不是。兆琮的確有一個次子,只是不為外人所知,而我族族人之名皆記入族譜之中,尤其兆琮乃是兆脈的脈主,他的兒子更是會被詳細記載。若兆唁這名是杜撰的,極容易露出馬腳,對方無法斷定我是否熟悉族譜,是以不會冒這般風險,兆唁在族中定是確有其人,他也未曾冒名頂替,應是兆琮之子無疑。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細細道:“且他此番前來,并不為別的,而是請我前去兆脈與兆琮見面。兆琮與我相熟,到時我見了兆琮,只需問上兆琮幾句,一切真相自會大白,他若頂替,對他并沒有半點好處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在外多年,心思越發磨練得縝密,方才也曾晃過此人或許是假借了兆唁的身份,兆脈已被此人控制的猜測,再誘騙她前往兆脈,實際上兆琮等人早已成為階下囚。她此番前去,可能根本見不到兆琮,無從詢問,對方才會有恃無恐。

    但仔細想想,斷不可能。

    兆脈中神官眾多,若出現這般大的動靜,兆脈的脈息定會極為動蕩,她能感應各神官脈的脈息,不可能不知。

    “那他既然當真是兆琮之子,師師你為何還是不信他?”魚淺有些疑惑,又看向洛神:“你也是不信的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洛神應了一聲,淡道:“清漪顧慮之處在于,兆唁雖是兆琮之子,兆琮卻從未提起,這說明兆琮對他的態度很是模糊。一位父親,時常帶著長子露面,卻從不在外提及次子,導致次子之名不被人所知,定然是有緣由的,或是出于對次子的特殊保護,又或是,兆唁在兆琮心中沒有什么地位。不過從兆唁此名來看,應是后一種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接了話,點頭道:“正是,琮與玨皆是美玉之意,可兆唁的名中未曾似他爹爹或兄長一般帶玉,卻是用了個唁。唁乃是吊喪之意,寓意很是晦氣,兆脈中人一向以玉為名,若兆琮當真看重兆唁,又怎會舍得給他賜名為唁。從兆唁此名來看,兆琮定是有些厭他的。而兆琮如今羽翼受傷,此等大事,為何不讓兆玨前來知會我,又或者遣他手底下我曾見過的那幾個神官也成,不想卻會派讓他不喜的兆唁前來,我覺得此處有些蹊蹺,不符合兆琮的風格。”

    魚淺恍然大悟,感嘆道:“你們岸上人的名字都這般講究,從名字里竟還能瞧出喜愛不喜愛,看來我還有許多要學習之處,阿川,你要再多教一教我。”

    濯川卻面有愧色,道:“魚,我對名字實在是知之甚少,遠遠及不上師師與洛神那般了解,你若想學名字含義,還是請她們教你罷。”

    魚淺手里仍是幫濯川護著那株墨鬼長傘,湊她近了些,笑道:“那倒也是,你瞧瞧你,直接便喚我魚。”

    濯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,輕聲問道:“你可是討厭我這般喚你?”

    魚淺很是直接,道:“怎會,我歡喜得很。我曉得你這般喚我,也是你盡力了,畢竟你想不出旁的正經稱呼,此乃你取名的最高本事了,我不難為你。”

    濯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師清漪在旁聽著,低頭一笑。

    魚淺還是這般,似魚一般無憂無慮,心無掛礙,想說什么,便說什么。

    且漢話學得有些辛苦,時常能噎得人說不出話來,偏魚淺還不自知。

    魚淺眨了眨眼,向濯川道:“不過你娘親給你取的這名字倒是甚好。我是魚,你是河川,魚在水中,這說明我在你身子里。”

    濯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了洛神一眼,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,假裝自個聽不懂。

    洛神也覷著師清漪,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濯川磕磕巴巴的,脖頸滾燙地偷瞄了師清漪和洛神一下,見她們二人都望著遠處的雪,忙低聲對魚淺道:“魚,什么在……在身子里之類的話,你往后莫要說了。”

    魚淺很是疑惑:“為何你能說,我卻不能說?”

    濯川忙道:“我哪里說了?”

    魚淺一臉無辜:“你昨夜分明在我耳邊說,我的手指埋在你身子里,你很是舒服來著,讓我在你身子里再久一些,我要出來,你還按著我的手不愿的。你分明很歡喜我在你身子里,自然,我也歡喜你在我身子里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,自個這都聽見了什么。

    濯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濯川嚇出一身冷汗,連忙扭頭看去。

    未免濯川要鉆進雪地里,師清漪這回假裝自個沒聽見,她微笑地看著洛神,道:“快下雪了,我們回凰殿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洛神輕聲應道。

    兩人腳下踏著白雪,各自心照不宣,往凰殿方向行去,身后留下兩排并著的雪中腳印。

    留下濯川聲音越發小了,道:“魚,我言下之意是讓你莫要在外頭說,此乃……此乃私房話,我們二人之間說說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謂私房話?”魚淺學岸上的漢話不久,這回是當真不懂。

    濯川卻又如何與她解釋,急得要去抓耳撓腮了。但她手里拿著墨鬼長傘,又騰不出空來,只能愣在原地干著急。

    “阿川,你快些走。”魚淺見洛神和師清漪走在前頭,忙催道。

    濯川只好硬著頭皮,隨著魚淺往前。

    很快魚淺便趕上了師清漪與洛神。

    她以往若有些疑問,濯川不在,她便會問師清漪和洛神,這回邊走邊問道:“我有個新問題,想向你們二人請教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曾耐心為魚淺解答過不少啼笑皆非的疑問,笑道:“你有何問題?”

    魚淺道:“阿川方才說那是私房話,但我不曉得何為私房話,阿川自個也說不清,你們曉得么?”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濯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洛神端著面色,解釋道:“私房話,便是在房里說的話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只能在房里說,在外頭不能說是么?”魚淺好學道:“是以我方才說了私房話,是不對的,得回房才能說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洛神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快些回凰殿去,凰殿房間多。”魚淺歡欣道:“到時我們四人可以多說些私房話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濯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洛神一本正經,委婉繞來:“若是我們四人,便不能說私房話。私房話,只能你與濯川二人在房中說,或我與清漪二人在房中說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臉頰泛紅,心里盼著洛神快別解釋了,且解釋就解釋,做什么將她扯進去。

    魚淺仔細咂摸了一番洛神所言,結合濯川與師清漪此刻羞于見人的面色,大抵也明白過來,道:“若是這般解釋,我曉得了,私房話便是有情人在房中行魚水歡好之事時,所說的話么?”

    師清漪腳下一歪,差點摔在雪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洛神忙不動聲色地伸手過去,攬著她的腰,免得她跌了。

    濯川雖被魚淺那一番言語嚇得哆嗦了下,卻不敢腳下踉蹌,因著她手中還捧著墨鬼長傘,若是跌了自個不要緊,可不能將那般昂貴的墨鬼長傘給摔壞了。

    她沒有錢,賠不起。

    魚淺見三人神色各異,有些奇怪,道:“我可說錯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沒有。”師清漪臉上勉強保持著輕柔似風的笑意。

    心中卻暗忖,究竟是誰教了魚淺魚水歡好這個詞,魚淺學漢話之前,定然是不曉得這個詞的。

    濯川是個老實人,看濯川此刻那尷尬神色,斷然不會是濯川教的。

    師清漪斜了洛神一眼,低聲道:“你?”

    “我?”雖然師清漪只是問了一個字眼,洛神也曉得師清漪的意思,十分嚴肅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轉念一想,也是,洛神雖是個黑心肝,但她言辭都極是委婉,往往都要繞她好幾十個圈,讓她暈頭轉向。洛神斷然不會直接表達似魚水歡好之類的詞匯,只會含蓄很多,卻比直接這般說更能要了師清漪的命。

    那到底魚淺是從何處學的?

    師清漪想不通,只得問道:“魚淺,你所言的魚水……魚水什么的,是從何處學來?”

    她實在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魚淺卻道:“師師,你為何要結結巴巴的?你與洛神時常魚水歡好,卻不知這個詞么?”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現在就想鉆進雪地里去。

    洛神也繃著臉,耳根微紅,她拂了下耳畔的發絲,道:“魚淺,有些話,倒不必說出來。”

    魚淺卻道:“有情人行魚水歡好之事,天經地義,能做得,卻說不得?”

    濯川面紅耳赤,低著頭不敢作聲,只怕多說多錯。

    “還是我說錯了什么?”魚淺忙道。

    “未曾說錯。”洛神道:“是你見解獨到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這個詞魚淺在前面“打擾”那章也說過,與這里是呼應的

    另外下一章會稍微涉及一點與昆侖有關的小細節,還有洛和師以前互動的一些提及,看到也不要覺得奇怪,覺得自己怎么沒看過,沒看過正常,因為這些是古代篇以后會寫到的,古代我還在繼續連載,到時候大家會在古代篇里看到詳細

    多多打分留言啵啵~

    喜歡探虛陵現代篇請大家收藏:()探虛陵現代篇更新速度最快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26选5今晚开奖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