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探虛陵現代篇 > 460 阿川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73273819.buzz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因某些原因,今天突然出現大量用戶無法打開網頁訪問本站,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(首字母+org點com,)找到回家的路!

    第四百五十七章——阿川

    師清漪一時語塞。

    向魚淺打手勢, 想來已是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不過除去無奈, 師清漪此刻還有些慶幸。

    還好方才魚淺兩次猜手勢都猜錯了, 因著她發覺魚淺每次都會直接說出心中所猜, 若方才魚淺猜對,卻脫口而出, 反倒對她們幾人所處的境況有些不利。

    師清漪只得在心底琢磨,究竟如何才能讓魚淺知曉此事,又不會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濯川一直在旁瞧著, 倒是瞧出了些許門道。

    明明可以開口說話,師清漪卻不言語, 只是做手勢。甚至四人還要嚴實地圍成一個圈, 上頭用傘遮著,不讓旁人看見她究竟打的什么手勢。

    濯川雖不曉得師清漪為何如此, 卻也明白這其中自有師清漪的顧慮,還是先行配合為好。于是濯川也未曾吭聲,只是用手指了指師清漪, 再指了指雪地。

    師清漪瞧出濯川這是讓她在雪地上寫字。

    在濯川的認知中, 既然不能出聲,那在雪地上寫字, 亦能表達所想, 還更為準確便捷。

    反正這一圈雪地已被她們幾人圍住了,旁人看不到, 寫完以后, 再將雪上的字拂去即可。

    師清漪卻半點要在雪地上寫字的意思也無, 只是打量著濯川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師清漪略一思索,將兆玨方才多給她的那兩顆夜明珠取出來,一手放了一個,兩只手分別遞到魚淺與濯川面前,道:“拿著罷,待會脈井之下漆黑一片,可用夜明珠照明。若是不夠,我這還有。”

    魚淺手腕朝上,欣然接了過來:“正好我和阿川身上沒有,多謝師師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朝她笑了笑,略低了頭,空出來的那只手撩了下耳畔發絲,眸子里卻暗自用了炫瞳術,往魚淺腕子上一瞥。

    魚淺與她還有洛神一般,腕上皆有那兩道墨線,一道紅線。

    師清漪面色很是平靜,她早已料到了,但還是得確認一次,才更為萬全。

    濯川方才讓師清漪在雪地上寫字,師清漪卻沒有反應,反倒拿了夜明珠出來。濯川以為師清漪未曾明白她的意思,本想耐心再示意一次,不過見師清漪伸了手,便先從師清漪手中取了夜明珠,道:“多謝師師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也對濯川微笑。

    之后依舊是垂眸,不動聲色地以炫瞳掃了一眼濯川的手腕。

    只是瞧見濯川腕上情形時,師清漪面色驀地怔了怔,很是始料未及,不過很快恢復如常。

    濯川手腕上竟然也有三道線,兩道墨線,一道紅線還是豎著與兩道墨線相交。

    只是這三條線的長度,皆只有她們三人的一半。那兩道墨線從左邊開始,到與紅線相交之處,便斷掉了,而那紅線的一端未曾到達手心,另一端亦不似她們那般往小臂深處延伸。

    師清漪心中雖有疑惑,但卻比先前放心了許多,更有了幾分悵然。

    之前她還對濯川讓她在雪地上寫字一事,故意不動聲色地避開了去,這會子卻主動向濯川做了個指向雪地的手勢。

    濯川還以為她終于醒悟過來,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師清漪從此刻開始,對濯川毫無保留,笑意恰似春風,再度指向雪地,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言下之意,不可在雪地上寫字。

    她又先指自個的嘴,再指自個的耳朵,之后上下左右,四處方向皆指了指,面色有些沉。

    濯川剔透,立刻明白過來,神色也變得凝重。

    雖然她不知為何四周環境竟然會變得如此需要警惕,但師清漪既然察覺了,她自是信的,便指了指師清漪,再指了指自個,最后指了指魚淺。

    先前師清漪謹慎,只是想通過打手勢的方式直接告訴魚淺,方才瞧了濯川的手腕以后,便打算先向濯川打手勢,待濯川清楚了,再由濯川轉告魚淺。

    畢竟濯川與魚淺朝夕相處,定是默契十足。

    此番見濯川也提出同樣的法子,師清漪欣然應允,再度捏了五指,兩手靠近了,做了個魚淺誤以為是“小雞啄米”的手勢。

    濯川瞧得面色微紅。

    只瞧見濯川面色的變化,師清漪便曉得她明白了,立時收了手勢。畢竟她也覺得這手勢過于羞恥,沒成想竟比了三次。

    師清漪側過臉,發現洛神并未在那團雪球,而是安靜地覷著她。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洛神瞧見,她越發丟臉了,只得收回目光,看向濯川,想瞧瞧濯川是如何知會魚淺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魚。”濯川向魚淺道:“有件事很是重要,若我盼著你做到,你能應允我么?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所愿,我自是依你。”魚淺笑道:“你說說看,何事?”

    濯川深呼吸了下,她先用食指點在自個唇上,再湊魚淺近了些,臉頰幾乎要貼著魚淺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那一瞬間,師清漪還以為濯川要直接吻魚淺了,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過轉念想到此番她們圍在一起,又有傘擋在上頭,若濯川當真吻了魚淺,倒也無妨,頓時安心不少,面上卻滾燙起來,下意識便要偏開目光。

    就在師清漪要轉過臉時,眼角余光卻瞥見濯川并未真的貼上去,而是在快要吻到魚淺時,轉而用食指指到魚淺唇上,再退回來,面紅耳赤地向魚淺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原來如此,還能這般?

    這手勢也只有濯川能向魚淺做了,旁人都做不來的。

    師清漪服氣了,不過也清楚了濯川的意圖,曉得她只是向魚淺無聲轉達要說的話,而不是當真親昵,便繼續看起來。

    魚淺先是愣了愣,很快眉眼含了笑意。

    她這下當真明白了,阿川這是在說兩人不可接吻。魚淺雖然不解,為何阿川讓她如此,但既然阿川這般說了,她便能做到。

    魚淺嘴唇動了動。

    濯川清楚她要說什么,立刻眼明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魚淺被濯川捂住,一雙水潤的眸子滴溜溜地打量著濯川,向濯川乖覺點頭,表示自個不會再開口。

    師清漪頓時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濯川頭垂得很低,有些不敢看過來,但還是對師清漪道:“……還有么?”

    原本以濯川的性子,方才她湊近魚淺做的那個動作,斷然是不好意思展現在人前的。但四人必須得圍成一圈,師清漪與洛神只能在旁邊待著,她避無可避,只得硬著頭皮做來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中,只要是為了大局,無論做出何種犧牲,她都愿意。

    犧牲一些臉面,縱然羞窘,卻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接下來師清漪實在羞于用手勢表達,也難以表達,只得委婉道:“進一步的,再進一步的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戛然而止,然后擺擺手,又道:“等等,反正都不成。”

    自個這都說了些什么話。

    要了她命了。

    濯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師清漪的面頰也是滾燙得不成了,偏魚淺笑得一臉純粹,再轉臉看向洛神,洛神也正饒有趣味地瞧著她的熱鬧。只有她與濯川兩人紅著臉,為了能在這種特殊條件下傳達所思所想而不辭辛苦,不免覺得與濯川頗有幾分同病相憐。

    濯川再度點頭,表示明白師清漪的意思,之后面向魚淺。

    魚淺微歪了下頭,瞧著濯川。

    濯川這口氣比先前吸得更深了些,似下定了不得了的決心,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從自個額頭開始輕觸,一路往下,到唇,到下巴,再到鎖骨,心口,一路行到腰帶處。

    隨著她手指旖旎往下,魚淺瞧她的目光越發熾熱起來,目光都似要粘在她的手指軌跡上。

    濯川的手指繞過腰帶,到了底下小腹,卻還未停,往更底下而去。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向洛神。

    洛神:“……”

    濯川渾身都是汗,卻還是堅持這般用手指一路指到自個大腿,再到小腿。

    總之她身上能指到之處,全都被她指了一個遍。

    魚淺眼中似幽藍海水掀起浪潮,微咬著唇,瞬也不瞬地瞧著濯川。

    濯川指完了,收回手指,終于嚴肅地對魚淺搖了搖頭,臉卻早已賽過蒸蟹。

    魚淺眼中海浪驟歇,委屈地點了點頭,表示她已懂了。

    既然阿川不讓她碰身上任何一處,她哪里都不碰便是。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洛神:“……”

    濯川紅著臉,終于能讓魚淺明白過來,她歡喜地笑了,只是笑意卻很拘束。

    師清漪在一旁看完全程,實在過于驚愕,卻又對濯川生出幾分敬意來。

    濯川當真是個老實人……身體力行做示范。

    師清漪輕咳一聲,她有些操心,繃著面色對濯川道:“你們之前在藥坊時,可有……?”

    濯川大驚失色,連忙道:“沒有,沒有。”

    魚淺道:“當時阿川忙著糅取墨鬼長傘,沒有時間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意思是有時間就會么?

    師清漪聽到此處,也不知道是該放心,還是該佩服。

    這時魚淺卻向濯川道:“有時限么?”

    看阿川費了那么大勁告訴她這些,魚淺也對周遭環境警惕許多,說話之時不再似以往那般直接,而是含蓄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們眼下這般交談,內容皆是破碎的,光聽這些,根本便是一頭霧水,完全不曉得她們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濯川看向師清漪。

    師清漪點頭確認。

    濯川便道:“……有。”

    魚淺又問:“那何時可以?”

    她雖想阿川,但阿川不讓她碰,她完全能做到。既然有時限,那她耐心等到時限過去,便能碰阿川了,反正阿川一直在她身邊,又不會離開她。

    濯川再看師清漪。

    師清漪實在不知如何回答,這是魚淺與濯川之間的私密之事,此番這決定的關鍵居然落在自個身上。不過看著濯川信任的目光,她只得認栽,斟酌半晌,才低聲道:“等……等下脈結束以后罷。”

    濯川便對魚淺道:“等從脈井出來……可以。”

    魚淺有了盼頭,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濯川也垂了頭,脖頸紅了一片,眼中斂著笑。

    魚淺開始在地上堆雪人,濯川便隨她一起團雪,兩人在一旁玩得愜意。

    眼看此事終于得到解決,師清漪心下稍安。

    她臉也紅得厲害,悄悄用手在雪地上掃了掃,將她的雙手掃得冰涼刺骨,這才低著頭用雙手捂住臉,想將臉的溫度降下來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洛神伸手過來,輕輕攥著她的手腕:“方才剛抹了雪,莫要凍著臉了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只得松了手,卻又不敢告訴洛神她此刻的本意。

    洛神盯著她看了片刻,將自個的白衣衣袖貼到師清漪兩邊臉頰,用手輕輕壓著。

    師清漪頓時怔住了。

    洛神的衣袖很是冰涼,卻遠遠沒有地上白雪那般刺骨,再加上布料柔軟,貼過來,剛好能緩解她面上發了燒似的熱。

    再加上洛神的手指也有一段時間沒有碰過雪,將那衣袖布料貼她臉上時,師清漪能感覺到一種格外舒適的涼意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么?”洛神輕問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師清漪笑著點頭,又道:“我們也堆一個雪人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洛神應道。

    待師清漪的面上舒服許多了,洛神這才將衣袖撤了回去,兩人堆起雪人來。

    洛神團了個圓圓的雪人腦袋,師清漪捏了個雪人身子,再拼在一起,又在一旁尋了兩根樹枝,插在雪人身上。

    那邊魚淺與濯川也大功告成,師清漪好奇地瞧了一眼,卻看不明白她們究竟堆了什么,疑惑道:“這是雪人么?”

    只見眼前擺著一個長方形的雪塊,上頭擱著一個比那雪塊小上許多的雪團,那雪團的形狀還是介乎橢圓與長條之間。

    “是雪人。”魚淺認真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給我說說么?是個什么雪人?”師清漪還是沒看出來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要讓魚這樣的手勢黑洞看懂意思,還是得有阿川這樣實在且敬業的精神才行的【。

    當著兩個老妖精的面搞事,不愧是你們兩個“魚水歡好”,老妖精都沒臉見人了【。

    明天還有一更,不過得過凌晨了,所以準確來說應該是后天凌晨。

    多多打分留言,謝謝~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26选5今晚开奖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