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探虛陵現代篇 > 第168章 卷二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73273819.buzz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第一百七十四章

    男人笑了,笑容干凈又溫雅。

    “你也很聰明。”他說。

    音歌連忙搖頭,沮喪道:“沒有啦,我很笨的,不然我也不會到這里來念書。聰明的那些人,都在另外的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雖然這些事情,并沒有人告訴過她,但隨著時間推移,漸漸的,她自己其實也明白了個朦朦朧朧。

    “你很聰明。”男人只是重復。

    音歌抬起頭,看著他眼底那點淚痣,聲音里的喜悅小心翼翼的,儼然是想藏又藏不住的羞澀:“可是你才剛認識我,話也沒說幾句,你就能知道我聰明啦?”

    男人微笑道:“我看你第一眼,就覺得你是個聰明的長相。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嗎?”音歌卻傻得有點結巴了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音歌烏黑的眼睛里終于點起了光亮似的,美麗猶如黑色珍珠。

    她站在男人面前,見那男人衣服穿得非常單薄,想了想,伸手扯下自己的長圍巾,遞過去說:“你穿得真少,要感冒的,感冒就要打針吃藥,會很難受的。喏,這個給你,你戴著它,就不會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怔了下,伸手將卷做一團的圍巾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音歌被風吹得又跺了幾下腳,指著自己耳朵上戴的白色護耳:“你是不是還想要這個?”

    毛茸茸的護耳,造型是兔子的長耳朵,掩在她的長發下。

    男人撣掉大腿上的雪花,站起來,身材高挑又勻稱,像個模特似的,音歌與他站在一處一比,真的就是一只小兔子。

    音歌抬起頭,男人便彎下腰來,將圍巾搭在她肩上,一圈又一圈,輕柔又緩慢地替她重新圍好。

    “我身體很好,不會感冒。”男人道:“而且,我也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接你妹妹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等了她這么久,她都沒來。“男人溫柔又深邃的眼眸垂下來,說:“肯定是先回家去了。我說過,她很聰明,如果她找不到我,就會自己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。”音歌似懂非懂地點著頭。

    “再見了。”男人低低道,眼底的淚痣真的好似泫然欲泣。

    音歌輕聲問他:“你明天還會在這里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,我妹妹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男人又柔聲接道:“我能拜托你一件事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見過我的事,不要告訴別人。任何人都不要告訴,只你一個人知道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呢?是因為你害羞么?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男人笑道:“我有些害羞。”

    音歌低下眼,似乎是認真考慮了一會,最終還是同意了,乖巧地與他道別:“好,我答應你,不會說的。再見。”

    “再見。”男人的手抬起來,在半空中伸過去,好像是想摸一下少女的長發,卻又停住了,只是轉而做了個揮手的動作。

    他笑著重復:“再見了,聰明的小……妹妹。”

    男人在飄飛的小雪中轉身離開,長發晃蕩,好像融進雪中的墨。

    音歌站在原地,看著他離開,直到再也看不見他的背影了,她都沒有挪動一下腳步,表情呆呆的。

    明明認識了一個新朋友,該高興的,明明想開心地笑的。

    卻為什么想哭。

    她太傻,想不明白,不過也許換做聰明的人,也可能無法去真正理解。

    “音歌!”突然,有人在身后叫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音歌連忙轉過身去,師清漪快步跑到她面前,上下打量她一眼,面上那幾分緊張的神色還未褪去:“怎么跑到這里來了?”

    洛神靜靜地站在師清漪身后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阿姐。”音歌抬起腦袋,眼珠轉了轉,支支吾吾地對師清漪道:“我……我在那里等了很久,你們一直沒來,我就想在附近走一走的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目光軟下來,輕聲說:“路上有點堵車,我們來晚了,以后我盡量早點到。以后不要離開那個地方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音歌忙點頭。

    洛神走過去,深邃眸子瞬也不瞬地看著音歌,捕捉到音歌臉上那種少有的局促與閃躲,太明顯了,好像一個偷了點心吃不敢說出來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心思純凈的傻瓜,永遠也不懂說謊。

    這世上真正的騙子,都是極聰明的人。

    “這里冷,我們回車上。”洛神伸手揉了揉音歌的腦袋,音歌有點不敢看她,腦袋低低的,戴手套的手攥住洛神的袖口,乖乖跟著她往停車的地方走。

    師清漪在前面開車,洛神原本是坐在副駕上,這回和音歌一起坐到了后座。

    “家里沒什么菜了,我們等下先去一趟超市。”師清漪邊開車,邊道:“音歌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音歌歪在洛神身上,接口說:“我想吃上次蒸的那種魚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師清漪笑說:“你洛姐姐最會做魚了,今晚上讓她做給你吃。”

    洛神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音歌卻高興地信以為真了,滿足地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去超市買了些菜色和配料,最新鮮最上好的菜都在早市上被買走了,師清漪和洛神今天才從醫院回來,沒趕上,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,挑了些還算合心意的食材。好在水產區的魚養得很活泛,撈了一尾桂魚,又買了兩條大骨頭帶回去準備熬湯。

    音歌去書房做作業,師清漪和洛神在廚房一起準備晚餐,骨頭湯一回家就熬上了,現在師清漪正忙著剖魚去內臟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來?”洛神瞥著她。

    師清漪戴著手套,細致地在魚身上劃口子,抹細鹽腌制,唇邊只是掛著笑。

    洛神將袖口往上卷了兩圈,站在她旁邊洗菜,師清漪一邊抹鹽,一邊說:“你有沒有覺得什么地方不太對勁,我是說,我家和蕭家這幾天的反應。”

    洛神依舊低著頭清洗:“太平靜了么?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師清漪想了想,道:“好像和以前沒什么差別。我姐和小姨很平靜,明明小姨被囚禁,之前還有恐嚇,這是惡性刑事案件,但是她們看起來好像并不想去追究似的。蕭家明知道自己做過些什么,那棟樓被毀之后,卻也沒做出任何反應,如同跟他們無關一樣。尤其是今天下午,我姐姐甚至還和蕭慕白通過電話。”

    洛神手下動作略微頓了下。

    師清漪道:“很普通的通話,沒有任何異樣,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似的那種平靜。除了小姨回來了以外,一切如初,明明他們雙方都心知肚明的,為什么還可以繼續保持以前那種關系?”

    洛神淡道:“其實以前,他們各自也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被點醒,也頓住了。

    的確,以前蕭家背著師家做了那么多骯臟事,師夜然心中清楚,一直忍著暗地調查,并且一步一步地開始吞食蕭家的資產利益,如此,雙方都清楚對方,但是卻不捅破,依舊維持著家族友好的那種表面關系。

    如今,師輕寒被救了出來,雖然還是處于保密狀態,外人并不知曉,但蕭家肯定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,但是兩邊都沒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許多事因為師輕寒的關系,已經改變了。

    卻又好像沒變。

    既然誰也不說破,那就誰也不承認,拼臉皮,比耐力,雙方都是蟄伏的狼,只等著對方先做出行動。

    以靜制動,最讓人覺得難熬的一招,道行低的直接跳腳,只有道行高的才能忍到最后。

    師清漪覺得心里堵得慌,只得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清漪。”洛神輕聲喚她。

    師清漪側過臉,看著洛神,洛神袖口撩起,小臂**的,修長的手指上還滴著水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覺得累,便不要管。”洛神看著她:“我都會去做的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停下手里的動作,搖搖頭,聲音輕柔了許多:“一想到那些復雜的人和事,我的確是有些累,我看不破,所以得努力去理清。但是和你在一起,我就覺得那些都不算什么,就好像現在在廚房里,我和你一起做菜,就覺得很滿足,很舒心了。所以你也不要說你都會去做,什么都扛在自己肩上,我也想和你一起,不愿你那么累。”

    洛神定定地看著她淺色的雙眸,過了片刻,展顏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清漪,今晚上我可以不吃魚么?只是今晚。”說完,她又補充,有種罕見為難打商量的味道在里面。

    師清漪憋著笑:“怎么突然這么說?”

    “我見你這道蒸魚光準備,便花費了不少心思與時間,我原是該好好品嘗的。”洛神道:“只是我已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已經被雨霖婞那不放姜片的黑魚腥湯灌得要吐了?”

    洛神沒說話,表情倒是有點微妙的苦悶。

    師清漪這下完全笑出聲:“沒什么的,托大小姐的福,其實我也快要吐了。這個星期都不想再碰魚,今天只是音歌要吃,我才做的。”

    洛神神色依舊淡淡的,師清漪卻看出她好像是偷偷松了一口氣似的,格外有一種可愛的意味。

    除了清蒸桂魚,師清漪還做了個葷菜,洛神炒了一道素菜,配上骨頭湯,叫音歌過來,一家人一起吃了頓簡單又安寧的晚餐。魚都是音歌在吃,師清漪和洛神壓根沒動過筷子。

    喂過月瞳,將一切清理完畢,等音歌做完作業,就被師清漪叫去洗澡,早早地被師清漪哄上了床。

    之后師清漪和洛神自去浴室沐浴,出來后,兩個人窩在沙發里看電視。

    電視其實沒什么好看的,她們也不感興趣,但就是覺得好久沒這么好好地休息過了。這種休息其實很簡單,兩個人洗得清爽馨香,相互靠著,隨便挑個臺看,都覺得舒服。

    雪下得比白天要稍微大一些,小雪夜里,一切都安靜了,家中也只能聽到低低的電視聲。

    師清漪卸下心中重擔,這一刻,感覺就連根根的骨骼深處,都得到了舒展似的,太舒服了。她原本是靠在洛神肩上,后來看上去似乎有些困,身子便往下滑,腦袋直接枕在了洛神的大腿處。

    頭枕著,長發流水似地散在洛神的腿上,眼眸閉著,模樣看上去乖覺溫順得不得了,手卻偏偏夢游似地揉了揉,將洛神腿際搭著的浴衣布料給揉開了,露出一片白皙滑嫩的肌膚。

    師清漪手指又移了下,摸到那片大腿肌膚上,往里蹭了蹭,然后安心地不再動了。

    才剛沐浴不久,洛神那里水漾潤澤,就連在“睡夢中”,都覺得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洛神烏黑的眸子垂了垂,幾分瀲滟的光縫在眼角,靜靜地將枕在她大腿上的師清漪覷著。

    她的手摸到師清漪散開的發上,低喃:“清漪。”

    外面雪還在下,師清漪沒動,似是睡得愜意。

    “睡了么?”洛神眼角略略挑了起來。

    師清漪蜷著身子,白色的浴衣裹著她,像是裹了白雪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洛神頭低下去,一些柔軟的發絲都垂到了師清漪的臉上:“去房里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還是不動,看樣子睡得挺沉。

    “去房里。”洛神道:“我不抱你,你自個去,聽到了么?”

    師清漪好像真的睡沉了,壓根沒聽到。

    洛神突然笑了下,伸手過去,覆在師清漪搭在自己大腿上的那只右手手背,輕輕摩挲了幾分,又攥住了她,徐徐將她牽引著,往布料覆蓋下的深處摸。

    觸到深處的柔滑熱度,師清漪突然一個激靈:“!”

    渾身滾燙非常,像只剛被丟進油鍋里的蝦,整個就要跳起來,下一刻,卻又被洛神準確無誤地兜住,抱在了懷里。

    “嗯,睡得可真‘沉’。”洛神緊緊抱住她,貼在她耳邊,笑著呢喃。

    師清漪臉通紅,好半天才道:“是,本來都睡著了,被你吵醒了。你怎么能這樣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弄出響動吵你么?”洛神問她。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=W=高考完的妹紙么么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26选5今晚开奖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