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探虛陵現代篇 > 第209章 卷二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73273819.buzz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第兩百一十四章

    前面師清漪都說得十分堅定,毫無商量余地,但是最后提到醫院的時候,她的語氣明顯猶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自從上次去醫院檢查幾次都沒查出洛神身體有什么問題,師清漪對此其實已經有點動搖了,但是她沒辦法,生了病就得上醫院找醫生,這是常識,這家醫院不行就換另一家,不然又能怎么辦呢。

    “我全都依你。”洛神同意了:“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將身子挪向月瞳,靠了靠,又坐直了,眸子滑向師清漪。目光柔軟,虛弱中竟然透著淡淡幾分嬌嗔希冀的味道,欲說還休。

    師清漪先是被她看得愣了愣,跟著一轉念,立刻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抱著你睡。”師清漪臉微紅,趕緊像先前那樣摟著洛神,讓她靠在自己的右肩處。

    洛神趁勢將腦袋枕在她胸口,烏黑長發柔軟地散了師清漪滿身,低聲淡道:“你自個要的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哭笑不得,輕聲哄著她:“是,是,我自己要抱著你,這樣舒服點。我疼你。”

    “嘴太甜了,當心臉皮變厚。”

    洛神閉上了眼,睫毛若棲花之蝶,輕輕地顫。

    師清漪心中好笑,本想逗她說再甜其實也甜不過你,厚不過你,還拐彎抹角地跟這撒嬌,簡直就是厚臉皮的始祖。不過轉念又想到洛神身體都這么虛弱了,還不忘玩笑,目的也不過是為了自己不要過于憂慮,心里一酸,話到嘴邊頓時又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洛神察覺到她的沉默。

    師清漪伸出手指,在洛神潤如凝脂的臉頰上眷戀地摩挲,輕拭笑說:“我才不在乎我臉皮變多厚,唔,不過你的臉么,倒的確是挺‘薄’的。”

    還那么滑。

    洛神沒接話,目光落到師清漪隨意擱在身上的左手處。頓了頓,洛神伸手過去撩起了她的袖子,發現那里因為蛇毒而產生的黑紫色已經差不多消退了,這才松了口氣似的,縮回了手。

    師清漪察覺到她的意思,特地在她面前動了動左手手指,做了幾個抓握動作,輕松道:“我這手差不多已經不麻了,再過一段時間,也就沒有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洛神道。

    “膝蓋傷口也在愈合,你不用擔心我。”師清漪垂下眼,忍不住在洛神臉上輕輕親了一記,貼在洛神臉頰說:“其實你能像是現在這樣躺在我懷里,靠著我,我覺得很高興。我喜歡你依賴我,哪怕只有一點點。”

    她的唇溫軟極了,像春日的花,話語卻比那溫軟還要輕柔。

    “我會努力,努力讓自己變得更能讓你依靠。如果你累了,就不要再忍耐再逞強了,回頭看看我,我就在你身后,哪里也不會去。你完全可以將一些事交給我去做,或者讓我和你一起分擔,兩個人,總比一個人要——”

    洛神將臉略微一移,師清漪的唇原本貼在她臉頰處,現在位置一錯開,洛神的唇倒是準確地貼在了師清漪唇上。

    “——輕松。”師清漪心里一顫,含含糊糊地吐出最后兩個字。

    洛神輕輕舔了下她的唇。

    眸子卻還是定定地看著她,水波晃蕩。

    師清漪渾身發起抖來,在洛神柔軟的舌尖舔在她唇瓣的那一剎那,她感覺整個毛孔都被張開了,下一刻,又收縮,說不出的悸動與刺激。

    她突然抬起手,恨不得立刻將洛神圈在懷里,狠狠地抱著她,纏著她。可是不行,洛神身上還有傷,她忍了忍,手又放下去了,至于其它卻實在沒舍得放下。

    她低下頭,分開洛神的唇,兩相交纏,加深了這個吻。

    洛神對她而言就是上癮的毒,更何況這次還是洛神突然這么親了過來,師清漪沉溺進去,被這玉骨冰肌纏得差點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好在她猛地想到了什么,輕喘一聲,又趕緊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洛神很自然地偏開頭,頭枕在她胸口,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,目光平靜,只是眼角處隱隱一抹昳麗嫵媚的紅。

    清寡和嫵媚好像是很難沾邊的,但是在她身上,這兩種氣質卻總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淡淡輕輕的兩抹,交纏磨合,勾魂攝魄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剛不是說……要睡覺休息的?”師清漪臉漲得通紅,說:“你怎么不聽我話。”

    “我便只親了你一下。”洛神淡道:“后面是你要的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兩人近距離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憋了許久,師清漪這才點頭,無奈說:“是,是……我要的,是我要的。”

    那也是你勾引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睡,只這樣躺下歇著便好。”洛神突然又抬了下眸子,內里漆黑:“我有話想對你說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怔住,仔細觀察洛神那種眼神,感覺她其實應該是考慮了很久才決定說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這樣,那么洛神她即將要說出來的話,一定十分重要,也許就是她一直以來掩藏的某些東西。

    師清漪開始覺得有少許緊張與期待,沒說話,等著洛神開口。

    靜了半晌,洛神道:“我現下要你知道巫寐這個人。”

    巫寐?

    ……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師清漪凝眉想了想,覺得好像抓住了什么,那都是一些非常古舊遙遠的信息,可惜卻又一晃而過了。

    最后她捕捉到了一點新線索:“巫寐,我想起來了,不久前你在酒會上好像叫過這個名字,當時我沒聽太清楚,不太知道你是什么意思,你是在叫那個端酒的侍者么?”

    “便是她,那個侍者是她易容的。”洛神道:“她便是如今真正掌握蕭家的那位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對于那個老祖宗,師清漪從師輕寒口中了解過一星半點,當時師輕寒曾說過蕭家暗地里就是由這個老祖宗在掌權。

    那時候師輕寒有記載日記的習慣,被囚期間,她的日記時常會被那位古怪的老祖宗翻看,而且師輕寒還提到過這個老祖宗的大拇指上戴著一枚玉扳指,但是師輕寒從來沒見過她的真容。

    “原來她的名字叫巫寐。”師清漪恍然點了下頭,心里那種緊張感更深了:“為什么要叫她老祖宗?我看過那個侍者,她非常的年輕,手部肌膚就算是易容了也不可能達到那種效果,除非她本身年紀就不大。既然很年輕,為什么可以接受別人那么稱呼她,不覺得叫老了么?很別扭。”

    洛神嘆息地一笑。

    師清漪琢磨起了她這抹淡笑:“我覺得你……你好像很了解她?可是我記得你和蕭家基本上沒什么來往,除了蕭以柔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在明朝時的熟人,我自然了解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表情完全僵住,面色蒼白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問過你,你信不信這世上有長生不老之人?”

    師清漪眸子睜大,連眼睛都沒眨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眨。

    洛神現在說的那么認真,絕對是不可能有半句玩笑話的,而正是因為洛神沒有在開玩笑,她所闡述的內容才會如斯可怕。

    “她便是那種長生不老之人。不老不死,除非外力傷害,否則生命永無休止。”

    考慮到師清漪的情緒,洛神說到這,停住了。

    靜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師清漪不說話,洛神也不說話,兩人就這樣在清冷的手電光芒中相互對望。

    “我渴,想喝點水。”師清漪終于抬起頭。

    說著,她扭過頭去翻背包,自己的背包完全濕透了,她的手摸到濕透的背包時,又觸電似的縮回來,于是她又打算去翻找洛神的背包,洛神卻早她一步將水拿了出來,遞給她。

    師清漪指尖冰涼,接過水瓶子哆哆嗦嗦地擰開瓶蓋,先是抿了一口,又慢慢抿第二口,第三口,跟著她一仰頭,大口喝了許多冰冷的液體下肚。

    那個巫寐……是明朝的?

    長生不老?

    永遠年輕?

    洛神雖說也是明朝的,千芊同是古人,但是她們兩都是被封入了古墓的棺材里,也許是因為某種古老的藥力作用,一睡睡到現代,相當于睡蓮種子沉睡幾百年后再發芽,也就說時間在她們身上并沒有存在過的跡象,時間和她們錯開了。

    她們作為古人,如今雖然好端端地活在現世,但是從邏輯角度來看,她們并不是什么長生不老,只要現世的時間還在流動,她們肯定也會和普通人一樣新陳代謝,一年一年,年齡漸漸增長,直至老去。

    長生不老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……洛神。

    師清漪心里突然劃過一個念頭,那個念頭轉瞬即逝,卻好像燒紅的烙鐵一樣烙在她心口,她甚至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被燒灼而發出的孳孳聲響。

    那個念頭那么恐怖,恐怖到讓她絕望。

    她所有對未來的希冀與渴望,似乎都被摧毀了。

    幸而這在師清漪的認知里,還只是一個閃過去的念頭,所以她即便心里害怕得發了抖,臉上除了蒼白之外,并沒有表現出別的什么異樣。

    洛神道:“先前你已經見過耳室那女人的臉,現下又聽到這個,兩者相差不過半個時辰而已,我曉得你一時半會很難接受。我以前便說過,許多事情你倘若知道了,對你而言反而是一種巨大的壓力,你承受不住,尤其是……”

    洛神頓住,神色溫柔,靜靜地看著師清漪:“總之,你真的已經做得十分好了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扯著嘴角,勉強一笑:“我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師清漪盡可能地說服自己:“我以前說過,我相信眼見為實,可是我也相信你,你既然說她……她長生不老,那么肯定不是沒有理由的。這世上有那么多蠱蟲鬼怪,想來長生不老的人,應該也是有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我表妹,以前住在蘇州府,長洲縣,你也曉得的,我們的古董鋪子就開在那里。”洛神這時候突然說。

    師清漪明白她開始說當年的舊事,忙打起十二分精神聽。

    “那時是洪武六年的冬日,長洲縣大雪,下了許多天。那天傍晚,我和表妹歸家去,在街上第一次見到了巫寐,她領著一隊人馬,戴著青頭鬼面。”

    洛神聲音清冷,緩緩而言,師清漪聽著聽著,就陷進去了,感覺時光回溯,也看見了當年的大雪。

    大雪將整條長街都遮蓋了,一眼望不到底的潔白。

    淹沒的時光碎片,都藏在那片蒼茫的白色中。

    “后來過了幾日,期間又發生了一件蹊蹺事,那事過去之后不久,我們的鋪子——”

    月瞳突然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洛神的話在這時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師清漪聽到了遠處的異動,突然也進入緊急戒備狀態,立刻拿起槍和軍刀站了起來,目光看向墓室入口:“有什么東西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月瞳低低嘶吼,鋒利的爪子在地上一滑,健碩的身體轉瞬便躍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待在這里,我過去看。”師清漪說。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洛神語氣一貫的淡,卻不容拒絕。

    師清漪想了想,只好說:“那你跟在我后面。”

    月瞳早就跑出去了,師清漪和洛神跟隨過去,這墓室沒有墓門,只在那邊耳室有屬于耳室的墓門,通往墓室的則是一條很寬的通道。

    本來師清漪最開始還聽到了很多腳步聲,聽起來像是行軍隊伍一樣訓練有素,不過后面又聽不到了,大概是隱藏起來了,想到這層,師清漪害怕暴露,也就沒敢開手電,只是摸黑和洛神向前。

    月瞳在一個位置停下了。

    它突然大吼了一聲,整條通道霎時震顫起來,回聲駭然不絕于耳,過了十多秒鐘,兩盞紅色燈籠亮起,一只巨大的黑影子撲了出來。

    它們兩個頓時咬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槍響了,一個點射就暴在師清漪和洛神不遠處,有人朝她們開了槍,這一槍好像是試探。

    師清漪忙將洛神護在身后,銳利目光一掃,看見和月瞳撕咬在一起的那個東西,等她看清楚了,立刻冷喝道:“退下!”

    這聲對月瞳是條件反射的命令,月瞳身體明顯一個停滯,而與此同時,和月瞳互咬的那東西也發了愣,跟著居然真的乖乖地退開了。

    遠處亮起了手電的光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=。=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26选5今晚开奖结